清洵

欧美圈,日漫圈,国漫圈兼混,cn清洵

手绘一发女神choro...感觉自己画的好渣,但不能阻止我对女神的爱♡

不可诉说之爱 三. 追求自由

       接上章。
       美/国最近很奇怪。
       不只是亚瑟,其他国家的人也都察觉到了。经常…不,是每次,明明还很高兴,一遇到亚瑟就会因为种种原因说着什么暂时离开。明明开心的表情,就会像遇见鬼一样,被乌云完全遮掩。
        “英/国君最近和美/国君吵架了吗?很不自然呐。”心思细腻的日/本试探性地问着亚瑟。“没有啊。”亚瑟努力的地回想,却什么毛病也没有找到 “之前还意气风发的,倒是最近是怎么了???”亚瑟自言自语地反问道。“但果然是亲自了解一下比较好吧。”小菊提议道。“但是…那个,原因你知道嘛……”亚瑟磕磕巴巴连汤带水地说完,脸也有些微红,眼睛不自然地扫着周围的景物,四处流离。“啧……真麻烦呐。”小菊感觉因为亚瑟的‘小秘密’,自己又被拉进了一个烂摊子。
      “那个…美/国君…”在第二天的会议结束后。小菊气喘吁吁地追上了美/国。“哦,日/本,有什么事吗?”阿尔回头疑惑地看向日/本。“我感觉美/国君最近有些状态不佳…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“也没有啦,,”阿尔知道问的是什么,当然没有说实话。“是真的吗?很奇怪哦。尤其对于英/国君。”小菊也不含糊,开门见山地问出口。“那段时光,就算不去回忆,也掩盖不住哦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我知道的,英/国也知道的,所有人都知道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……你在…说什么啊。”美/国勉强地开口,声音染上了些许惊慌的颤抖。
       “呐,美/国君。你觉得,那是错误的,还是正确的呢?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当然是独立啊。你记得最清楚了吧,美/国君?”
       “ …… ”
       “对于我的国家,我的子民来说,那件事最正确不过了。甚至举国欢庆。”阿尔挺起胸膛,少有的严肃语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于你自身呢?并非作为美国,而是你的本身,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。”日/本也用着严肃的语气对待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究竟想不想离开他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充满沉默的一秒。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本hero还有事情,对你的问题不予受理。”严酷的平静过后,阿尔不自然地握紧拳头,给日/本留下了一个高傲的表情,离开了会议厅,只留下了日/本一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再也不管这破事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小菊fa的真实心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离开会议厅的路上,日/本久违的遇到了法/国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日/本,怎么了吗?神色不太好呢。”法/国看着已经快变成行尸走肉的日/本,担忧地问道。“没什么。法/国桑。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失败感到有些悲伤而已。”日/本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失败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也不算是失败…至少证明了一件事……”日/本平和的脸上多了一丝微笑。“啊?”法/国一脸茫然。日/本笑而不语地看向远方隐约可见的人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额,日/本,还有法/国。”在会议厅门口等了好久的亚瑟抬头,一脸尴尬地向两人打招呼。“英/国君,久等了。”日/本站在亚瑟面前停下。“嘛,你们聊吧,尼桑我先走了。”法/国看了一下周围的迷之气氛,叹了一口气,摆摆手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成果吗?”见到法/国离开,亚瑟便迫不及待地开口。换来的是日/本否定的答案。“应该是美/国君很避讳的事情。嗯……‘独立’。”日本迟疑了一秒,但还是决定说出来。“我想也是。明明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了…”亚瑟微微沉思。“英/国君,也一样吧。”日/本意义不明地说道 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否定或肯定,只是沉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放心吧,英/国君,找时间长谈一下,一定,会成功的。”小菊朝着亚瑟微笑。“嗯…谢谢你了。我会试一试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国纽约的街道上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美国还真是个奇怪的地方……”亚瑟无趣的坐在繁华的街道旁的安静咖啡厅里。静寂的咖啡厅里只有寥寥几人,和喧嚷的街道有着明显的对比,甚至格格不入 。“Sir,what can I do for you?”一旁的服务生礼貌地问道。“Err…I'd like a cup of coffee.”亚瑟看着菜单上满页花花绿绿的鸡尾酒一类的东西,无奈只好点了一杯咖啡。“Just a cup of coffee?”服务生拿走菜单,习惯性重复了一遍。“Yeah…”"Would you like some milk?""No,just a cup of coffee."“Ok,here you are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亚瑟你还真会选地方。”门随着熟悉的声音一起打开。“啊……美/国……不。。阿尔…你来了啊。迟到了三分钟哦。”“这种事情不必认真吧。”阿尔坐在了亚瑟的对面。“所以你让我来到这种地方是想干嘛?嘿……服务生!给我一杯可乐!”阿尔大声说道。“你明明知道,hero根本不想赴这个约…但你明白,美国与英国如果常年僵化的话,对双方都不好。”阿尔咬着可乐的吸管,没有感情地开口。“不…我请你来不是为了政事……”亚瑟按压住心底的急迫,轻啜一口咖啡,因为是清咖啡,苦涩感在口中弥漫,令亚瑟稍稍皱眉,被苦涩一刺激,脑中也清醒了不少。“私事?因为这种事情到美国来?”阿尔不像亚瑟喝的优雅,但速度却快多了。一口灌下小半杯,因为二氧化碳的刺激,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。“如果是因为私事,那就之后再说吧,hero我……”阿尔刚想起身却一把被亚瑟抓住。“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,所以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感受。”亚瑟拽住阿尔的手腕,因为动作幅度有些大,不小心将桌子上的可乐瓶碰倒了,红褐色的液体源源不断地流出,顺着桌面,滴落在了地板上,浸湿了地板上的薄毯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阿尔,为什么,要躲着我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尔见状叹了一口气,慢慢放下了手,沉重地开口:“亚瑟,我之前不明白,一直不明白……到底为什么‘独立’?‘独立’是什么意义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我明白了,我所一直,一直追求的,是‘自由’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自由与爱之间的选择,我只能选择自由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我不是一个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就算是错误的也好,就算痛苦也好,就算寂寞也好。我不是一个人再战斗啊。在通往自由之路上,不只有我在流血。我也要对他们的付出,给予报答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尔……”亚瑟颤抖地放开了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我已经再也不是你的弟弟了哟,我是美/国,是…hero哟。”阿尔强颜欢笑着说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,英/国。之后,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完后,阿尔头也不回地离开,背影更寂寞和痛苦,但却更加坚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亚瑟沉默不语,僵坐在椅子上了三分钟,紧攥的手心,已经布满汗渍。“那个混蛋!”紧握手砸向桌子,感觉不到痛觉了一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浑浑噩噩地走向服务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先生,刚才哪位先生已经付过账单了哦。”服务生拿着一本书,看见亚瑟之后,抬起头微笑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亚瑟茫然,之后又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的,只不过是一个幼稚的小鬼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幼稚的小鬼,也好不容易长大一点了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因为期末考试的原因,所以更的稍微有点晚,抱歉啦♡

不可诉说之爱——二。无法弥补的错误。【永远的快乐】

接上章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 日/本向着法/国和英/国微微点头示意。英/国趴在桌上没有注意。法/国以微笑回敬。“英/国君没关系吗?有哪里不舒服?”小菊看向趴着的英/国,疑惑地问道。“哼…你当然知道。”小秘密被戳破,难免有些生气。“那在下还真是不懂呢。”小菊微笑着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。气氛变得尴尬了不少。
     过了漫长的几分钟,人陆陆续续都来齐了。偌大的房间像是缺少了什么,变得冷冰冰的。
   “美/国去哪了?”不知道是谁突然提问,紧接着各个国家开始纷纷议论起来。确实,已经距离会议开始三分钟了,会议主办国却还没到。“会不会死在路上了?”露西亚面带诡异微笑地开口。“哎呀露西亚不要说不好的话啦!!”耀君有些生气地说道。就连躺尸的亚瑟也直立起身子,疑惑地四处张望。
     就在各个国家准备起草一份关于严厉谴责美/国大规模放鸽子事件的文件时,会议室的门被大力推开。是美/国。“对不起…呼啊……呃……虽然很不可思议…但我忘了今天有会议了……”(紧急会议也能忘X。)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面色及其不自然。尤其是对英/国。阿尔迟到是比较常见的事,但今天有些不对劲,只凭直觉来说。美/国喘着粗气,以五十米速跑的速度冲向会议桌,半趴倒在桌上。“嘛没关系。…只要平安就好啦。”马修面带微笑,小声地说“幸好只是意识体的会议,不然的话就不好解释了呢。”伊万眯起眼睛,盯着阿尔,不怀好意地开口。“嘛…又不是国家会议,不用如此紧张吧?”阿尔反驳道。“意识体会议可是国家会议的先行体。”“你…”
      会议开始到会议结束,虽然没有预想中的完美但也没差太多。
       傍晚时分。“忘记了会议还准备了材料,你真是了不起。”亚瑟习惯性地翻着白眼。“早上睡过头啦,会忘记很正常啦。”阿尔挠挠头,丝毫不在意。“一点都不正常啊喂!”亚瑟吐槽道,但再一扫眼,情绪稍微镇定了。会议开始前的不安也都消失了。“嘛,在说谎前先把黑眼圈藏好吧。”说完,无视了美/国,径直离开了。只留美国一人在原地。“……”回应是无限的沉默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-回忆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画风突变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序章结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可诉说之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谓“永远的快乐”
        昨夜深夜。
        阿尔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。
        梦中,又出现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 一幅幅永远无法抹去的图画。
        那些藏在记忆深处的,决定永远不再碰触的场景。
        是一片原野,嫩绿的草地上长满了花花草草,还不时有几棵繁荣的树木。大好的风景。阿尔却无心观赏。他紧盯着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孩子,那孩子也许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年幼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和那个人。
       “英/国英/国!这是什么?”稚嫩的一双小手,捧着一束花。“美/国君,这是花,你看,很漂亮吧?”英/国笑着接受了美/国手中的淡白色小花。“但是呢,亚瑟,你看,这朵也是花,那朵也是花…为什么不一样呢?”懵懂的孩子指着手中的花,后又指着远处的品种不同的花,疑惑地问道。“呃…阿尔,每种花都有自己的名字的。比如说,这朵花叫‘雏菊’,真是,非常美丽呢。”亚瑟回答道。
     “但它们都是花。” 阿尔嘟起小嘴,不高兴地反驳道。
     “没错,不管它们有多丑陋,有多难闻,就算即将枯萎,或已经死去,它们都是可爱的花。本质都是善良美丽的。这个事实从不会变。”亚瑟微笑看着小阿尔,“就像阿尔一样哦,不管你是什么样子,你变成了什么样子,我都会站在你的身边,因为你依然是我所珍爱的‘阿尔’。我坚信这一点。”亚瑟深情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果然对你有些难理解吗…”亚瑟尴尬地挠挠头,继续说道:“雏菊的花语是永远的快乐,阿尔也要永远快乐哟。”亚瑟轻抚着带着稚嫩天真笑容的孩子的头顶。“嗯…亚瑟也要快乐哦。”懵懂地回答,稚嫩的童音被春日的暖风吹散到了远方。“记住哦,阿尔,不管发生什么,不管是怎么难以面对的事实,都一定要永远快乐……”亚瑟盯着在一边玩耍的阿尔,轻声喃喃。淡淡的声音已经被树叶摩擦声稀释,年幼的孩子没有听见,还是听见了没有在意,就不得而知了。但站在一旁的美/国还是听见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依然沉默不语,但心已是被一句句令人心痛的话语刺得千疮百孔。早已经知道了,结果是什么,已经在心中被摩擦了几百次,以至于即使再回想起,也已经没有感觉了。但在面对赤裸裸的真相时,面对无比真实的画面时,还是会痛苦不堪。那种感情不是后悔,不是同情。而是悲哀,入骨的悲哀。
         即使痛苦,真相,终需面对。
         在那一天,大雨瓢泼。
        “呐,英/国。我果然,还是想要自由。”熟悉的话语,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人。也许,在说出那句话时,就已经无法回头了吧。阿尔盯着熟悉不过的画面,内心已经完全麻木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一切都和记忆中的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从美国独立战争开始,直到美国成立,一张张画面,都是记忆中的,有条不紊地进行,完美的成功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幅幅画面像陷入了无限循环一样,无数次的反复播放,无数次地刺激阿/尔的神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持续了几百次,阿尔只感到头痛欲裂。想大喊出声,想反抗,想离开。
       于是就这么做吧。
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!!”闭上了眼睛,抱住头蹲下,已经无法再做出思考了,撕心裂肺地大喊,除了喊叫,已经无法做出什么了。
       只到心脏停跳。
       随着大喊,画面像炸裂的玻璃一样层层破碎。声音纠缠在一起,层层叠叠,听起来无比烦躁,和噪音没有区别。就像此时阿尔的大脑一样,纠纠缠缠,一丝理智也分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这个叛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所有声音停止,全部的言语归结为这五个字,只戳心扉。
        “诶……?”阿尔突然呆滞,缓缓抬头,惊恐地看着说出这句话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是亚瑟 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亚瑟面无表情地盯着蹲在地上的阿尔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的……我……”阿尔颤抖着想要辩解,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想狡辩?嗯?叛徒?”亚瑟穿着独战时期的衣服,衣服上还带着血迹,头发和衣服往下滴答着雨水。眼睛变成了赤色,燃烧着恨意和怒火。手中端着枪,直指阿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既然决定离开,就不要纠缠不清了。从今以后,你我势不两立,你不是已经做好觉悟了吗?从那一天起,世上就没有叫“阿尔”的人了。只有一个追求‘自由’的叛徒而已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也不想这样的啊……明明…为什么……和想象中的不一样……”阿尔呆呆地坐在地上,亚瑟消失的一瞬间,眼泪夺眶而出。像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,打碎在地上,破裂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中,惊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眼泪无法止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呜……”偌大的房间,只有阿尔压抑的哭声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果然,已经一切都回不去了吗……”

【这次作者不是一般懒啊……质量有些欠缺,会尽快弥补哒★话说,可以改虐吗?可以吗可以吗?[星星眼]。有什么对文章的建议请告诉我,我会认真改正哒[比心]。】

不可诉说之爱【一·秘密】——米英米待定HE

[如题。叫我择旅就好了:-D,攻受还没想好,之后再说吧。小学生文笔,视角混乱,龟速更。每次只更一点点(不要脸)后期有肉。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叨叨了一堆,开始正文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可诉说之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一·秘密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“那个……阿尔?”踩在通往会议厅的深红色地毯上,亚瑟不由自主地看向走在身旁的美/国。“怎么了,亚瑟?”阿尔转过头,嘴里一如既往地啃着他的垃圾食品。“没什么……只是看你今天的状态…有些堪忧罢了。”亚瑟摇摇头,嘛,绝对是失态了吧。 “啊啊,那还真是谢谢关心了。最近事务略多而已。” 阿尔毫不在意地说。“嘛…反正你怎么样我也不会关心,随便你啦…”英/国如同往常一样用漠不关心的态度说着话,莫名的让美/国心生烦躁。美/国不擅长掩盖心思,甚至学着英/国的语气,不动声色地说:“会议要开始了吧?比起这个,认真预备一下会议资料更重要吧?” 阿尔恶意地看向亚瑟,嘴角浮起欠揍的笑容 。“对吧?英/国?”
       真是烦透了。
       那个熟悉的笑容,明明夹杂着嘲讽。
      “真是幼稚……明明只是一个小屁孩而已…”亚瑟生气地迈开步伐继续走,看着大步流星走在前方的阿尔,不禁叹息:“嘛,只是一个小孩而已……” 微笑 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·秘密
      “会议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啊。”会议结束,阿尔走在街上,听着无休止的汽车鸣笛声,行人吵闹声,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有点令人作呕。“一会儿去日/本家借点游戏吧。”阿尔自言自语道,又心满意足地微笑。“不知道英国怎么样了……”阿尔突然想起上午会议之前的事了,果然是自己太意气用事了…嘛,之后再说吧。
       “呐~日/本,在家吗~”阿尔非常熟练地拉开门,但出于礼貌,只拉开了一条小缝,向里头看了一眼。“英/国?他怎么会在这里?”只是一眼,就看到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英/国和日/本在谈论什么。虽然有点不道德,但阿尔还是饶有兴致地听着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…日/本,既然你已经猜到了,就请务必替我保密。”嗯,英国一贯的高傲语气。“好的,在下一定会对美/国保密的。”本田菊用镇定的语气说道。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在“美/国”两字上明显加重了声调。但我们天真的超级大国,当然是听不出来的,更何况他正纠结着“保密”这两字。
       “保密?!对我?”阿尔有些不知所措,站在门口,不知道是进去还是不进去。
       “那日/本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英国突然开口,话音未落,便听到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整齐的声音匀速接近。阿尔还是反应比较迅速的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躲在了一块巨大的装饰用假石后面。
        英/国从容不迫地离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三分钟,确定亚瑟不会回来了之后,才站起来,长叹一口气:“吓死本hero了。”走近日/本家门。嘛,好不容易来一次,不借点游戏太浪费了…这么想着。
       “啊,美/国君。远道而来有什么事情吗?”日/本一贯的委婉语气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…最近发生什么事了么?”果然,还是放不下那个“保密”吧。并不只是为了自己,更是为了“美国”。日/本迟疑了一秒,但还是微笑着地开口:“从二战之后就没有了哦。”呜,隐含意味浓重啊。“嗯,没关系。对了,那个xxx游戏你有没有玩过?超好玩超纯粹的啊……”算了,无所谓了,英/国应该不会做什么的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紧急召开了会议。会议开始之前,会议室里只有法/国和英/国 。“哟,大英帝国今天是怎么啦?”欠扁的法/国说着欠扁的话。好欠扁。亚瑟趴在桌子上生着闷气,试图在心中把一切怒火施压在弗朗西斯身上。“法/国,你好欠扁。”然后说出来。“诶…怎么能这么说哥哥我啊?今天我可不想打架。”“随便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门被推开,是日/本。亚瑟的头更痛了。嘛…自己深藏的小秘密被人轻而易举识破了,不管什么人,都会有一点不爽,虽然已经答应保密了,但还是有一点不安。
        还是两天前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“啊,还真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啊。”小菊盯着会议室窗外的风景,不由发出感叹。“这还是二战后第一次看风景呢,对吧,英/国君?”“……”“英/国 君?”“……”本田菊疑惑地转头去看坐在身旁的人。“…嗯…美/国…”亚瑟不顾形象地趴在桌上睡觉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口中呢喃着美/国。小菊会心一笑。转回头继续看风景。
        “哇啊啊啊啊啊!!美/国!!”身旁的人突然惊恐地醒来,好像是做了恶梦,冷汗直冒。突然地大喊让小菊吓了一跳,迅速回头。“啊……抱歉啊,日/本。”英/国意识到了,尴尬地道歉。“没关系,二战结束后,事务也一定繁忙吧。”“嗯…还好吧…”英/国委婉回答,毕竟日/本是战败国之一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“那个,英/国君喜欢美/国君吧。”日/本说的云淡风轻,像说‘你今天吃了什么’一样熟练平常,带着一点期望的色彩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大概吧……啊!不对!开什么玩笑,我才不喜欢他呢!那种家伙实在太tm……啊哈哈哈……”英/国说到一半才发现不对,差一点说漏嘴【其实已经说漏了哦,亚瑟。:-D】,尴尬地笑起来,怎么看都是在勉强隐瞒吧。“英/国君,再坦率一点更好哦,我会对美/国君保密的哟。”日/本纯良无害地笑道。“你在说什么啊……莫名其妙……哈哈哈,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嘛……”【傲娇的】亚瑟死不承认,死撑嘴硬道。“证据的话,在下这里确实有一些呢…”小菊保持着笑容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。“嗯,这是在下为了更好分析会议内容,随身携带的,想不到派上‘证据’的用场了呢。”“啊???”亚瑟被“证据”噎的说不出来话。愣了两秒钟后,脸红地转过头看风景。“你…可要给我保密啊……”断断续续的语句细不可闻。
         【场外】:在此一天前。会议室。
   “诶,日/本,你还带着录音笔啊。”王耀盯着日/本放在桌子上的东西。“是,但这支录音笔已经坏掉了哦,中/国君。”“为什么不换掉呢阿鲁。”“嘛,反正用处不大,就先这样吧。等下周再换也来得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[腹黑小菊诶嘿嘿。XD]
    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